欢迎光临本网站
    快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快讯中心 > 集团快讯

澳门新葡京平台网址 www.sztexiao.com 【汽车人封面故事】马纯济的中国重汽16年:从引进来,到走出去!


来源:  日期:2016-08-22  点击:

 

关键字:马纯济,中国重汽
摘 要:马纯济表示,当年支撑中国重汽走出困境、快速发展的是自主创新;今天,中国重汽能够化危为机稳步发展,靠的还是自主创新。
 

马纯济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

 

马纯济表示,当年支撑中国重汽走出困境、快速发展的是自主创新;今天,中国重汽能够化危为机稳步发展,靠的还是自主创新。

 

◎ 汽车人传媒记者   张敏

 

很多年后,马纯济还能清晰地记得他第一天赴任中国重汽的情景。

 

坐着马扎,拎着暖水瓶,啃着烧饼的职工们黑压压坐满一院子,看到他后,大家呼啦一下子全围了上去,满脸愤怒地呼喊,“你说,什么时候发工资?”

 

面对一张张凝重的面庞、悲愤的目光,马纯济多少有些猝不及防。但很快,这位曾经主管济南工业经济的副市长被震撼了。他知道,拯救这个老国企、解决7万职工的生存问题绝对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

这与他的经历有关。自1970年12月参加工作后,他先后在山东济南汽车配件厂当过工人、团委书记、车间党支部书记、车间主任、厂办公室干部、党委书记、党委书记兼厂长,而这个配件厂,也是中国重汽前身——济南汽车制造总厂的旗下企业。

 

但此时的中国重汽,远比他想更为困难。截至1999年年底,企业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68.27亿元,实际亏损近百亿元,拖欠职工工资长达13个月,1.7万名离退休职工没有纳入社会保障。

 

马纯济需要尽快为这个濒临破产边缘国有企业开出一张有效的“救命药方”。一段力挽狂澜的传奇故事就此开始……

 

16年时间,很漫长也很短暂。一甲子峥嵘岁月,16年励精图治,历经风雨飘摇而又涅重生的中国重汽,而今已当之无愧地担当中国重型汽车工业的领军之位。

 

2015年,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重卡市场遭遇重创的市场环境中,受益于产品升级,中国重汽全年销售整车15.8万辆,其中重卡9.88万辆;实现销售收入616.6亿元,利税总额27.2亿元;同时出口整车2.7万辆,同比增长8%,连续11年保持国内重卡行业出口第一,是国内重卡行业中运营质量最好的企业之一。

面对成绩,马纯济表示,当年支撑中国重汽走出困境、快速发展的是自主创新;今天,中国重汽能够化危为机稳步发展,靠的还是自主创新。

 

在坚持自主的同时,中国重汽的创新眼光也是开放的。坚持自主创新的同时,也要向国际集团合作,但必须要把握主动性。“在中国的舞台上让外国人唱主角,我们做不到,也绝不能容忍。”马纯济说。

 

引进来,是为了更好地走出去。无论是生机蓬勃地创新转型,还是气吞万里地海外谋局,马纯济最终的目标,是将中国重汽打造成具有国际化水平的、有自主研发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、营业收入过千亿的商用车企业集团。

 

“从起步到现在,重汽一代一代的领导者都没有忘掉自己的责任:要给中国人造车,要走向世界,实现中华民族的汽车梦。”马纯济表示。

 

重生 力挽狂澜

 

作为中国重型汽车的摇篮,1956年,中国重汽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济南汽车制造厂成立。1960年制造出中国首辆重型卡车黄河系列JN150,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重型汽车的历史。同年5月,毛泽东主席到济南视察时,参观了这辆车。60年代,朱德元帅亲笔题词“黄河”,更是其辉煌的见证。

 

1960年5月4日,毛泽东主席视察济南,在珍珠泉看了济南汽车制造厂研制的第一辆黄河牌8吨载重汽车后,同大家全影留念 

 

上世纪70年代末,为改变中国的商用车缺重少轻的局面,引进重卡技术被国家列入了“六五”计划中。1983年,中国重汽成功引进了奥地利斯太尔重型汽车项目,是国内第一家全面引进国外重型汽车整车制造技术的企业。中国重卡领域的历史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。

 

此后多年,中国重汽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重卡行业重要发展节点。

 

20世纪90年代末,随着中国经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,光环里的中国重汽逐渐暗淡。陈旧的经营观念、管理水平以及落后技术无法适应市场经济竞争,让老国企陷入千疮百痍的境地。

 

2000年7月,国务院总理办公会决定,对中国重汽进行战略性重组。2000年8月,还在日本带队考察的马纯济被时任济南市市长的谢玉堂紧急召回,临危受命掌舵重汽。

 

一如本文开头的一幕,要让这个疾病缠身的“巨人”重获新生,何其容易?

对于亟需解决“吃饭”成问题的员工而言,谁给发工资就是他们眼中的好领导??墒?,钱在哪里?

 

“我刚刚调过来干这个董事长,也没带着印钞机来,怎么给你们发工资?给我一个月行不?”马纯济对上访职工回话。“不行,等不了!”有职工并反问新董事长,“你一个月不吃饭行不行?!”

 

车间停产,人心惶惶,上至集团公司领导,下至普通职工,每个人都在想办法另谋生路,技术人才大量流失,正在办理调离手续的员工就有好几百人,这正是当时中国重汽最真实的写照。要想重获新生,企业就必须尽快获得充足的翻身资本,否则,不仅企业人心涣散的状态无法得以缓解,恢复生产更是一种空谈。

 

想要再去找新钱,首先要丢掉沉重的旧债包袱。

 

当年9月,适逢朱镕基总理到山东视察工作,在工作汇报大会上,马纯济被朱总理叫到了台前。“听说你的企业亏损了80多个亿,中央审计署都来核实了,是真的吗?”面对总理的问话,马纯济冲口而出:“总理,不是真的,比这个数还大。”

 

他告诉总理,现在审计范围只是涉及到企业的二级单位,80多亿的亏损额也仅限于此。而亏损总数会超过100亿。

 

当总理问及其解决方法时,他对总理提出了两条建议,第一,企业要奋发努力,要靠企业自身艰苦奋斗、奋发努力、自主创新,克服当前困难,实现企业发展。第二,国家在财务上给些政策支持。马纯济坦诚地对总理保证:“我刚到这个企业,所以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做,我只能向总理保证,从我接管开始,后面的事情都由我负责。”

 

这种事实求是的态度,让朱总理当即表示,在政策和资金方面,相关部门将考虑给予中国重汽更多的支持。

 

与总理的对话结束之后,心急如焚的马纯济随即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,在马纯济的奔走下,通过财政部和劳动部的共同协商,很快就为中国重汽争取到了一笔5000万元的“下岗职工生活费”。

 

如何盘活这5000万救命钱?马纯济明白,这笔钱,既不能用于发放职工工资,也不能用于企业生产,否则都将视为违规操作。即便这笔钱一次性付给下岗职工,仍然是杯水车薪,无法解决中国重汽的燃眉之急。

 

回到济南后,马纯济立即找来了一位打过交道的银行行长,希望顺利通过“存一贷二”的方式,将5000万元存入银行,并贷款1亿元作为生产启动资金。

 

对方说,马书记您老领导的人品我信,但用什么做抵押?毕竟,公司土地、房产之前都做过抵押了。把劳动部的批复文件给这位行长看后,马纯济说,我还有身份证可以押呢。

 

顺利地得到了银行的1亿元贷款后,马纯济先拿出一部分给职工发了半个月工资,剩下的钱作为生产启动资金。

 

为了争取核销债务,频繁地往来于济南与北京之间的马纯济,在7次叩响最高人民法院的大门之后,他终于得到了中央的政策落实。最高法院对中国重汽启动了司法?;?,前后9次,令债主们偃旗息鼓,不再通过司法程序讨债。同时,在超过100亿的债务中,中央银行出面将150多家债权人的债务核销了30亿元,加上政策性的破产费用,企业的债务一共减免了60多亿元。

 

马纯济清楚,要解决根本问题是起动生产,把满足市场的产品用最节约的办法,推向市场。

 

他开始考虑从企业自身寻找自救之路。

 

随后,马纯济卖掉原本位于济南市区的厂房,将生产基地搬到了地价更便宜的郊区,仅桥箱厂就卖了2亿元之多,这为重汽筹集了部分生产资金。

 

在党家庄的停车场,马纯济发现存放着5000辆滞销的库存车,他把积压多年的汽车拆除,变废为宝,清点库存零配件,盘活资产,将翻新后的产品凭借相对便宜的价格打开市场。与此同时,马纯济大力推行“铁腕政策”,对企业下属公司的账户和小金库进行全部清理,实行收支两条线,仅二级公司小金库就清理出近1亿元。

 

在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包括银行存一贷二、拆车变卖,加之对下属单位小金库清理的总共所得,马纯济凭借其惊人的魄力,获得了3亿元的“救命”资金,这让中国重汽从“死亡”的边缘挣扎了回来。

 

核销了债务,获得了重新生产的启动资金,马纯济开始着手处理另外一个非常棘手而关键性的难题——人员安置。

 

在保持企业稳定的前提下,马纯济和中国重汽管理层通过摸底调查,最终制定了一套适合中国重汽的减员分流方案。这套方案的核心,是定编定员、竞聘上岗,有能力者上。它的意义在于,能够快速有效地为中国重汽梳理并聚拢企业重启所需要的职工队伍,分流掉不适合重生阶段的员工。

丢掉包袱的中国重汽,终于从根本上解决了企业发展的问题,重获新生。2001年,中国实现销售收入62亿元,重型汽车销售量达到全国第三位,各项指标的增长率在90%以上,实现了当年持平的目标。

 

在中国重汽重组期间,前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的支持,令马纯济每每提及都感触很深。除了在重组过程中精心安排、科学组织外,既懂经济又懂企业发展的吴邦国副总理,对重汽发展还提出宝贵意见,他提出,“四等企业卖产品,三等企业卖技术,二等企业卖品牌,一等企业定标准”,对于重汽下一步发展寄予期望。

 

成为全球市场定标准“一等企业”,这也是马纯济带领重汽的发展目标。

 

 

发展  以我为主

 

国家的政策支持,只是中国重汽难以摆脱困境的第一步,马纯济深知,如果企业自身不改革不努力,同样难逃破产命运。

 

一是中央政策的获得必须靠自己的努力争??;第二,即使中央给了政策,各个相关部门能不能落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这个过程需要企业自己去操作;第三,政策落实之后,企业能不能真正实现发展,这也完全依靠企业自身的努力。

 

在反思中,马纯济与重汽职工意识到,企业生存困难的根本问题,在于没有形成一套适应企业自身特点和市场竞争需求的发展思路,没有按照市场规律制定、实施可行的发展规划。

 

重汽的衰败,某种意义上讲更是输给了自己。

 

例如,老重汽于1983年从奥地利引进的斯太尔技术,尽管曾一度成为中国重型卡车的代名词,但在17年的时间内,企业只注重该技术的国产化而没有开发一款新车,技术人员就是对一个零件也不敢改动;而拥有1500人庞大规模的销售队伍,始终停滞于落后的自销模式,平均每年只能卖出7000~8000辆车……

 

赋予重汽现代化的管理理念,这是马纯济此后多年一直在做的事情。在这其中,企业员工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,而不是把发展的动力全部寄托于外力上。

 

这一点,早在中国重汽当年与沃尔沃的合资项目谈判中,马纯济就已经遵从这一原则。

 

和所有中国工业领域类似,在一穷二白的起步阶段,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技术,往往是汽车行业最为有效的办法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奥地利斯太尔平台开始,中国重汽就是国外先进技术的积极引进者。

 

2000年,他刚接管企业之时,中国重汽与沃尔沃的合资谈判已经开始。由于企业当时大幅度亏损,加之知识产权完全把握在外方之手,中国重汽无疑处于劣势地位。“7万多人的人员机制仅能留下4000人,然后进行全面合资,这就是当初的合资方案”,“这意味着什么?如果真的达成这样的协议,我们的路会越走越窄,直至无路可走,最终只能变成沃尔沃在中国的一个组装厂。”马纯济说。

 

在他看来,虽然外方的技术实力强于自己,但企业从根本上来讲,所有工作的出发点都应该着眼在不断自我发展的基础之上。作为中国重型汽车产业的典型代表,中国重汽应该承担起最大的责任。合资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习,而不是一味倚重于外方的力量,否则,合资不但不会带来企业的发展,就连原本属于自己的市场和品牌都会被外方所占有。

 

“所有的工作,最要命的最核心的就是千万别放纵了自己的自主权,成了别人的傀儡。一旦要是让别人控制了你,你不管有什么好的想法,不管有什么创造力,不管有什么聪明智慧,你只能是敲边鼓,只能是帮别人唱戏,中华民族这场戏是个舞台上就成了别人变成了主角,我们变成了配角,这样我们太亏了,我们自己搭建了舞台让别人当主角让我们当配角,这不能容忍。”

 

这是他对于合资合作中所坚持的立场。在与沃尔沃的谈判过程中,中国重汽启动了自我生产恢复计划,持续增长的势头越发强劲。以此为筹码,中国重汽与沃尔沃在2003年6月9日正式签署了合同。这大大提升了中国重型汽车的技术水平,提高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 

为进入国际重卡巨头市场,向更高的技术水平迈进,中国重汽与新的国际合作伙伴曼展开了合作。2009年7月,中国重汽与德国曼公司全面启动战略合作,曼公司出资5.6亿欧元购买中国重汽香港公司25%+1股的股权,开创了中外企业合作的新模式。

 

与沃尔沃合资仅限于整车不同,中国重汽与曼的合作从整车扩展到核心技术的引进。

 

在谈判中,曼公司代表说:“我们从来跟别人合作没有像你这样,再往下说就把我们挤到墙角了。”

 

马纯济的回答是:“这样做你们就有可能真正进入中国市场,真朋友就要拿最好的东西来,我们中国人拿最好的酒,为什么喝酒的时候老是茅台酒?就是我们拿了最好的酒给你,你拿出你最好的东西,我认为你是真心朋友。”而对于真朋友,中国重汽也拿出最大的利益红利进行回报。

 

2009年7月,中国重汽与德国曼公司全面启动战略合作,曼公司出资5.6亿欧元购买中国重汽香港公司25%+1股的股权,开创了中外企业合作的新模式。

 

根据合作协议,中国重汽香港公司出资0.9亿欧元引进曼公司畅销的TGA整车技术,以及全套D08、D20和D26系列发动机,全套车桥和部分传动系统技术。同时,TGA平台上欧III、欧IV和欧V发动机生产技术的使用权也纳入合作协议中。

 

在中国重汽同步引进德国曼公司先进技术的过程中,还将德国曼公司的员工培训、品质监督、生产管理等经验融入到中国重汽的品牌培育中。

 

与曼合作7年后,这种“真合作”呈现的市场效应已经全面展现。如今,曼技术平台产品已经成为中国重汽最具竞争优势的产品,在2015年重卡市场整体下滑的状况下,重汽的工程车继续保持绝对优势,牵引车实现逆势上涨,这离不开曼技术产品的给力表现。

 

从产品释放流程的掌握到严格的过程管理、供应商管理的方式方法以及发动机制造理念和思想的转变,这是企业最核心的东西,也是重汽收获最大并受益匪浅的部分。更重要的是,重汽培养了一支技术团队,积累了自主创新的经验,并建立了完整的供应链体系来支撑企业后续的发展。

 

去年,全国惟一的国家重型汽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,国家重型汽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国家级企业技术研究中心——“三位一体”的科技中心园区正式投入使用,与国际水平接轨的整车装备试验能力的形成,为中国重汽全面提高技术研发水平和新产品开发能力创造了条件。

 

不久前,中国重汽“智慧重汽”电子商务平台正式发布,并成功开创了商用车行业自行建立电子商务平台的先河。集移动互联网、车联网、物联网以及大数据管理等新技术,“智慧重汽”将成为中国重汽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。”

 

借此平台,中国重汽平台建造了“产品+服务+体验”的新模式,进一步实现由被动售后服务向主动服务营销的转变。“从配件做起,积极拓展,最终成为具有全球意义、实现跨界全球的商用车电商企业。”马纯济强调。

 

这也为中国重汽产品参与全球化竞争奠定了基础。

 

走出去 提速国际化

 

解决生存问题,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后,马纯济思考的是中国重汽下一步的长远发展。

 

他深知,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,只有实施国际化战略,才能保持和扩大中国重汽改革重组和发展成果、解决企业长远发展的根本问题。“我经??嫘λ?,世界比中国大,中国重汽要放眼国际市场,才能获得长足发展。”

 

借助“一带一路”和“自贸区”战略,来积极发展国际道路,实现一个具有民族自主品牌、民族自主产权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现代化中国重汽,这是他为中国重汽制定的发展目标。

 

2004年,中国重汽提出实施国际化战略的目标,国际市场之路正式扬帆起航。而在当时,中国一直是汽车进口大国,出口汽车尤其是重型汽车几乎为零。迄今为止,中国重汽已经连续11年占据国内重卡企业出口首位。

 

 

马纯济透露:目前中国重汽构建了6个海外组装厂 ,出口产品至96个国家和地区,有300多人常驻境外,上千家营销网点,营销网络体系已基本覆盖非洲、中东、南美、中亚及俄罗斯和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和主要新兴经济体,以及部分发达地区市场,已经逐步实现品牌、资本、管理、人才、技术、市场的国际化。

 

在马纯济看来,这还远远不够。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商用车制造商,就必须用高端的产品向发达国家进军。

 

如果说过去的发展依靠政策、投资驱动为主,以后要靠创新驱动,中国重汽引进曼技术基础上如何培养核心竞争力,是马纯济很早就开始考虑的问题。

 

“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重汽走的路是什么?是引进来,但是30年后是走出去,引进来和走出去这一来一去是一个天大差别,实现了一次升华。”马纯济对《汽车人》表示。

 

通过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先进技术,中国重汽可生产中国最先进的重卡发动机及零部件,其寿命、可靠性等各项指标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可与国际一流品质高度接轨。

 

为了在全球参与多个细分市场的竞争,中国重汽全面发展多品牌战略,将现有产品全部囊括在SITRAK、HOWO、STEYR、HOHAN四大品牌之下,针对不同的消费者定位,全面覆盖高、中、低端市场。

 

下一步,重汽会下大力气去拓展发达国家的市场覆盖,实现海外市场由非洲、东南亚等不发达国家向中等发达国家、发达国家的拓展,实现当地资源与重汽资源的结合。

 

在马纯济勾画的蓝图中,国际化始终是中国重汽的发展重点。他指出:“当前,国际市场在中国重汽产销结构中的占比已经达到1/3,将来还要超过1/2,甚至更多,最终将中国重汽打造成具有国际化水平的、有自主研发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、营业收入过千亿的商用车企业集团。”

 

2016年,作为“十三五”的开局之年,马纯济定下的企业策略是:用改革创新贯穿全年工作、用国际化带动企业现代化。

 

如何深化国际化战略?“一带一路”政策将为重汽带来巨大的机遇。对于重汽的国际化发展,马纯济有着更深的思考:第一,在“一带一路”中,中国重汽要从搭车改为开车,成为这班车的火车头,为“一带一路”的发展提供动力;第二,走出去,不仅是技术、产品、人才走出去,进行技术合作、产品输出,市场占有,还要高度重视产品标准、规则的定义与合作;第三,在国际合作中,要真心交朋友,交真朋友。与国海外国家,尤其是非洲、中东国家,不仅是产能合作,更要把新技术,创新能力、先进文化理念拿出来与兄弟国家、企业进行深度合作,共同进步。

 

“现在国际市场的销量占重汽业务的三分之一,希望未来能够提升到二分之一。”这是马纯济勾勒出的中国重汽未来的业务版图,也是开放发展的重汽模式重要体现。

 

无论是国际化步伐走向何处,必须坚守的一点仍然是“以我为主”,这一点马纯济的态度很坚决。

 

“走到世界任何地方,主品牌一定是我们的,变了这个就没了中国味儿,就没中国重汽的味儿,中国重汽这面红旗一定要插在这个地方,高高飘扬才行。”
(汽车人传媒记者/张敏  原文载于《汽车人》杂志6月刊【版权声明】本文系汽车人传媒独家原创稿件,版权为汽车人传媒所有?;队?,请务必说明出处及作者,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